乾燥的沙粒滾著烈日無盡的炙,遠的近的、這的那的,微風、熱風,捲起了一片沙,又放下了另一些塵,人的獸的輪的足跡,踐起了又踏下了,風止了、商隊走了,又是一片寂靜。

彼此參差又緊密相鄰的沙粒們,其實在人耳聽不見的頻率中,相互交談不已:今天被男人還是女人踏了、單峰還是雙峰踐了,又飛起了多高、位移了多少,吱吱喳 喳地炫耀比較著;活了大半輩子從沒看過綠洲的老沙粒們,總在討論著綠洲該是什麼樣子,該會多麼令人驚嘆……;無性別的沙粒們傾訴著彼此的心事,即便隔著整 個沙漠的距離,還是有千里共金烏的依歸。

騏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