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量高峰體驗筆記(續)_201812.jpeg.001.jpeg

這篇是2018/12能量高峰期體驗筆記的續篇,承接前篇的體會及感悟,再繼續往內在更深處探索……

這次的低潮情緒,若要說起它是由什麼事件引起……在不久之前,不論是老師或同學,都是我不認識的陌生人;時尚插畫的風格,也只能說是有吸引到我,但我也沒有到狂熱地長久關注;水彩,也是我陌生的媒材;在這一切其實「萍水相逢」的情況下,竟然能激起我這麼大的情緒波瀾,想必背後一定有些什麼……

既然我感受到的是,如此激烈的「挫敗感」,嚴重到甚至有「毀滅感」,以往讓我覺得喜歡、開心,能提升能量的藝術新聞、創作分享,怎麼突然之間,變成是我希望它們能消失殆盡,不要再出現在我的眼前?……表示,身為生產者的我,「主動發起」了。因為沒有依循「等待,回應」的人生策略,而自然迎來的能量耗損。

但是,我發起了什麼?

是報名了這個竟然讓我產生挫敗感的課程嗎?不是。報名時尚插畫課,是出於薦骨的回應,讓我的雙手動起來,付了報名費,然後再讓我的雙腳動起來,踏進教室內的。

那是我主動給同學看我的練習作嗎?不是。在同學詢問我:「妳有練習嗎?」的時候,我對於翻開畫冊給她看,沒什麼特別不行的感覺。然而她的下一句,倒是讓我的內心掀起了波濤:「我沒練,因為這禮拜太忙了。」

這一個禮拜,原本以為不能拿「太忙」當藉口,而無法欣然接受單純享受慶祝自己生日的快樂氣氛,還是努力擠出兩次時間練習,但是練習時的心情都不是很好,成果也都很不滿意——說不上自己學到了什麼,只覺得自己根本靜不下心來慢慢畫,享受畫畫的過程,然後手畫自己想畫的,腦在旁邊生悶氣都不聽它指揮。

然後在課堂上,(果然)畫出了自己非常不滿意的一幅——從沒有過這樣的經驗,從我手裡畫出來的,怎麼能讓我如此自卑,明明「美感」是我所自豪的特質,現在看著自己畫出來的東西,怎麼彷彿在摧毀我的美感?

(明明之前在畫和諧粉彩,就連刻意要「畫醜」,把畫紙用割的、用撕的,拿粉彩用戳的、亂畫的,到最後互相分享時,卻發現,其實每個人的作品,依然是「美」的。)

那,是課堂結束時,主動叫老師看我的作品的問題嗎?也不是。那只是順應流動。如果畫完了,沒給老師看,聽老師講評建議,我只會覺得後悔,覺得自己在逃避,覺得每個人都在看著我逃避,然後,內在的小批評家,會拿出嚴厲100倍、毫無給我喘息機會的尖酸評論來攻擊我。

所以,是在更之前的發起囉?

是「練習」?

是的。薦骨回應了。

原來,下課之後,要不要練習,也是一個獨立的行為。也是需要問過薦骨:要不要執行,薦骨說好,才能去做的。

當把課後練習視為「必要」,否則就沒把上課教的都吸收、都學會,否則就有愧於我花了這些錢去上課,這些,是舊模式。

原來從小,我被送去才藝班,像是美勞班、芭蕾班、書法班、鋼琴班,到底學了些什麼,很難回想起來,反倒是「花了錢要好好學會」、「既然有去上課,應該要拿出些成果」、「回家沒好好練習怎麼行!」、「學習本來就是會經歷挫折,然後才苦盡甘來」等嚴厲叨唸的舊模式,記憶猶新。

(原來我有這些舊模式!沒透過這次上課,還真的都被忽略了沒發現!)

既然找出問題癥結,要處理它,就容易多了。

在昨天的生命之花靜心課程中,我索性放手,在心裡重複說著:

「好吧!我的手想畫什麼,就隨妳畫吧!」

「今天這個課程所費不貲……哼!我就是值得來上這麼貴的課!」

「我就是偏要寵愛自己,讓自己花一堆錢,然後來隨便亂畫!」

然後,在畫生命之花的過程中,我的那些矛盾的情緒,得到了接納,得到了釋放。

畫完之後,我感覺到,平靜。

那些在內在肆虐了好幾天的暴風雨,逐漸消散了;雲層背後的暖陽,逐漸透出了光芒。

然後,我感覺到,我的真實內在,得到了舒展。

然後,我內心裡美好的光輝,有了展現的機會。

⋯⋯

當我想愛自己,我隨時能愛自己。

當我不喜歡舊模式帶給我的限制,我可以找出新模式。

當我想改變,我就能改變。

 

 相關文章:

▸ 2018/12能量高峰期體驗筆記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騏騏 (Elfachiy)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